钱?关系?——论文发表的背后
【字体:
钱?关系?——论文发表的背后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本以为发表论文是一件很“神圣”的事情,但在作者寻找期刊发表论文的过程中,发现了其中的“灰色地带”。

  如今,论文,花钱买版面发表论文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,甚至已经发展成为产业。其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“秘密”,初探之后令人略感心寒。

  又至年关岁末,又将辞旧迎新,学生党们也终于盼来了一年一度的寒假。特别是对于多数大学生来说,这将是一段没有作业,没有考勤,没有考试,可以躺着玩儿的美好时光。不过,还有小部分人可能并没有那么欢喜,比如大三的同学们。

  在这个寒假,他们可能得开始考虑自己未来的出路,读研、出国、就业……不管做何选择,这个假期都得开始有所打算。而小编我已经笃定,成为2017年考研大军的中的一员。

  于是乎,小编打算在寒假为自己的2017年好好规划一番。前些天,我在浏览理想院校历年的研究生招生简章时,注意到招生要求中几乎都提到了对“科研能力”的重视,先前也曾听闻本科期间发表论文,会对报考研究生有所帮助。

  其实,小编早有发表论文的想法,赶巧这学期也写了两篇自认为质量还可以的论文,于是两个星期之前,我就“自不量力”地向某核心期刊投了稿,结果石沉大海。

  这个结果是我早就料想到的,毕竟对于自己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有数的。不过我心有不甘呐,论文也是辛辛苦苦写出来的,谁不想劳动成果有个出路。于是,我决定降低标准,再次投稿。

  决定继续投稿之后,我就在百度上逛开了,搜罗着各种学术期刊介绍、论文发表技巧……看着看着,我走了神儿,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一个画面:

  不过,转念我就自己对自己进行了一番道德批判: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!这是学术不端!你的正直呢!你的操守呢!blablabla……(各位看官自行脑补)

  然而,我又产生了另一个想法:我可以借此机会会会那些中介人,探探这里面的“浑水”。强烈的好奇心和新闻人的使命感(这是我后加的)驱使着我,我决定“以身试法”。

  我在百度上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名为“第一论文网”的网站,专门提供论文代发、服务。点开网页链接发现里面赫然写着一篇公告:“一段时间以来,有很多网站冒称第一论文网,不仅严重侵犯了我们的权利,更是耽误了很多老师晋升职称。

  第一论文网在此郑重声明,是第一论文网的唯一官方网站,任何打着第一论文网的网站均为非法网站……”能如此严重地被模仿、被山寨,看来真的是很厉害的网站。

  根据殷老师的推荐,我选择了《新闻研究导刊》,并且百度了相关信息,资料显示:“《新闻研究导刊》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,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新闻传媒类专业学术期刊,系中国核心期刊(遴选)数据库收录期刊、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收录期刊、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收录期刊,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。”

  为了进一步确认该刊真伪,我登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进行期刊查询,查询显示“暂无数据”,当时我以为这本期刊就是假刊了,然而我又查询了《国际新闻界》、《新闻大学》、《现代传播》等知名期刊。均显示“暂无数据”……小编不清楚出了什么问题,于是又去知网进行了查询,发现该刊在知网有收录。

  如此看来,这本期刊还是比较靠谱的。除此以外,我在该网站的期刊列表上,还看见了包括《新媒体研究》、《传媒》、《今传媒》、《中国广播电视学刊》等在内的新闻传播类期刊。

  殷老师的效率惊人,很快就搞定了审稿事宜。更令我惊讶的是,只是修改了题目,撤去了一张模糊的图片,此外没有任何修改,编辑部就发来了刊用通知。从我和这位殷老师开始联系到编辑部发来刊用通知仅用了29分钟。

  通话之后,确认无误。不过当我询问关于付款事宜的时候,编辑部给出了付款给“推荐人”的答复。听到这里我产生了困惑,收付款行为难道不应该由作者与报刊社进行吗,怎会牵扯进第三方?而且我并没有告诉编辑部我是通过第三方发稿,对方怎么知道的?还有这个所谓的“推荐人”就是殷老师吗?

  通话中编辑部一再提到“推荐人”,如果就是指殷老师的话,那么他在中间到底扮演怎样的角色,他和编辑部是否有着某种默契?另外,按编辑部的意思,我的论文只是通过了初审,我向“推荐人”交了钱之后,才会安排终审。编辑部还表示我向“推荐人”付款是个人行为,编辑部不负责任,但是对方又说如果终审不通过可以全额退稿费,那么我又纳闷了,既然“不负责”,又怎么能担保我能收回稿费呢?

  对话中,殷老师明确表示其与各杂志社“有关系”,并声称自己做了多年,不会有问题。见我迟迟不肯交钱,殷老师又用“安排给别人发”给我施压,并宣称“谁发的快,文章就是谁的,这个和知识产权没关系”,这点着实让我又疑又惊,我也在对话中提了出来。不过这位殷老师貌似有些恼羞成怒,撂下一句“没时间和你纠缠”就下了线。

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貌似也没探得多少“内幕”,倒是产生了更多疑惑与不解。这位殷老师的身份着实神秘,其与杂志社的关系也让人捉摸不透。为了进一步“探秘”,我又通过该刊提供的投稿咨询QQ加了一位“李编”,两天后这位李编才回复我。

  正如对话中体现的,我向李编表示我收到了刊用通知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,而这位李编只是一再强调让我“按通知要求办理”。而当我把刊用通知发给他看时(姓名和论文题目都打了马赛克),李编仿佛什么都明白似的让我“直接和推荐人联系”,同样,我在之前的谈话中没有提过“推荐人”。

  编辑部接线员和李编仿佛都心知肚明“中间人”的存在,并且,在李编的表述中可以看出有“直接投稿”和“通过其他人投稿”两种投稿方式。那么,正规的投稿流程是怎样的,版面费的数额是多少,又是在什么阶段进行交付的?

  通话中,编辑部让我通过官方邮箱投稿,其官网上写明:“本刊唯一专用投稿邮箱:(目前本刊只接收此邮箱投来的稿件)”。

  此外,根据编辑部的表述,论文发表流程为:邮箱投稿-初审-交版面费-终审-发表。而当我询问是否有固定版面费,以及是否直接向杂志社支付版面费时,对方却含糊其辞,只是一再让我先投稿,称通过初审会再通知我。通话过程中,编辑部对“推荐人”只字未提。

  事情至此,算是告一段落。如果我交了钱给殷老师,事情继续进行下去,不知论文是否真的能够发表。不过,以上种种足以令人浮想联翩。

  第一,关于“殷老师”的身份。从目前情况来看,已经不能说这位殷老师完完全全就是骗子,他确实帮我搞到了编辑部确认的刊用通知,而且仅仅用了29分钟(按编辑部的说法,正常流程初审需要1-3个工作日)。如果殷老师不是骗子,那是否如其所说,他与杂志社有关系,并且存在“花钱维护关系”的行为?

  第二,关于刊用通知。为什么在看到我的刊用通知后,原先只是让我“按通知要求办理”的李编立马就让我联系推荐人,是否这份通知透露了一些讯息?又或者刊用通知有不同版本?

  第三,关于版面费。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已经成为普遍现象,学术期刊为什么要收取版面费?其定价的依据是什么?其存在又是否合理?

  第四,关于“推荐人”。不管是编辑部接线员还是“李编”,都提到了推荐人,那殷老师是否就是推荐人?抛开殷老师不谈,所谓的推荐人到底在作者与杂志社之间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其与杂志社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和默契,作者的版面费又为何支付给他,推荐人是否从中牟利?

  其实,发表论文缴纳版面费已经是我国学术界一个公开的“潜规则”,有些期刊甚至对版面明码标价。当然,也有一些不收版面费的期刊,不过只是少数。

  学术期刊为什么要收版面费,根本原因还是维系生存。有关报道指出,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后,学术期刊自负盈亏,一些主管部门还下派了“创收任务”。编辑部要对论文稿件进行审改、编校、出版等,都需要付出大量的劳动和成本,再加上期刊受众范围狭窄,一般读者是不会买学术期刊来看的,因此期刊陆续开始收取版面费。

  对于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是否合理,早已是广泛讨论的话题,有支持的有反对的,有专家学者出来发声,也有从国家法律法规中寻找依据的。当然也是仁者见仁,百家争鸣了。(考虑到篇幅,本文在这里就不引述观点了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找了解相关资料,或者在评论中发表看法。)

  论文代发早已不是偷偷摸摸的“地下交易”,网上,街头墙壁上,随处可见此类广告。甚至,这些中介服务已经登陆电商平台。

  对话中可以看到,商家提供的论文发表期刊都是省级和国家级刊物,并且对版面有明码标价,相比于前文的殷老师可以先交审再付钱,该商家则明确表示先付款再运作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  浏览客户评价,绝大多数都是好评,还有论文见刊后发表的照片。当然也有说该商家是骗人的评论,孰真孰假,难以辨别,恐怕只得买家“以身涉险”后方能知晓。

  类似业务的兴盛与庞大的社会需求密切相关。学生毕业需要写论文,评奖学金、继续深造也需要发表论文;教师评职称更会将发表论文作为指标。

  完成一篇高质量的论文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,最后还不一定能够发表。当有“捷径”出现,肯定会有大批投机者趋之若鹜,这也刺激了该行业的繁荣。

  论文代发往往意味着学术造假和学术行为不端,其实,这是社会一直以来客观存在的严重问题。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普通学生、教师群体中,不仅体现在普通期刊上,更蔓延至学界前沿,不少学者更是把假做到了国际上。记得这学期新媒体导论课的期末作业中就有一篇相关文章:

  类似案例不胜枚举,一次次地刺痛着我们的心。说回到我们学生群体,学生写论文、文,大多是毕业要求,或用以评选奖学金等个人荣誉,以及助力继续深造。而另一方面,各大高校也把发表论文作为一项重要的评价、选拔学生的标准。

  我有理由质疑,那些因为学术造诣获得荣誉和深造机会的学生,他们的学术成就中是否有水分?而我们的高等教育,是否真正挑选出了德才兼备的精英?我们的社会,又是否提供给了学生一个健康的,具有正确导向的发展环境呢?

  由此,我想到了著名的钱学森之问:“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,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,能够跟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。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?”

  小编刚刚“涉足”学术界没有多久,就了解、接触到如此多负面案例,甚至可能已经亲身经历,我深感痛心。当然,我对许多事情仍一知半解,有些“内幕”我也无法探清,因此不敢妄下评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Copyright © 2017-2018 六合彩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